返回

蕭易寒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boborwig.com
     蕭易寒 (第1/3頁)
    
“當初的寧家先祖,來的時候,身邊只有兩個仆人,可是現在家大業大?!崩匣睒湔f起當初的事情,很是懷念:“那個時候才是最美好的時候,哪像后來,寧家的人,心大了,漸漸的,連祖訓都懶得遵守了?!?br>
“寧家祖訓?”秦沐好奇的問道。

看著秦沐與老槐樹跟老朋友聊得開心,和尚和于南對視了一眼,于南不放心屋內的于修,回頭照看,而和尚則對秦沐所聊的內容十分感興趣,便留了下來,老老實實的聽著。

年邁的薩滿還愣在一旁,周圍聚集起來的村民卻已經離開了,繼續呆在這里?拜托,孩子都已經得到了救治的方法,倫巴都在幾個村民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離開,他們這些看熱鬧的村民還有什么繼續留在這里的道理?

薩滿聽著那老槐樹對秦沐的尊敬一臉的惶恐,不知道為何,突然一把跪在地上,全身顫抖不已,不停的跪拜著,嘴里喃喃有詞。

秦沐驚了一跳,微微的側開了身子,開玩笑,讓這么老的老人家跪拜,可是要折壽的。

“他怎么了?”秦沐愣了一下,問道。

老槐樹抖了抖樹冠,它的表情里帶著一絲不以為然,“當年寧家先祖留下遺訓,寧家某天必定會衰落得如同塵埃,所以萬事要低調,可若是那事情已經發生,得到圣樹尊敬者,便可拯救寧家?!?br>
“哦?!鼻劂邈读艘幌?,有些納悶,緊接著反應過來,一臉疑惑的看著老槐樹:“所謂的圣樹,不會就是你吧?!?br>
“那當然?!崩匣睒湓俅味读硕稑涔?,還是得意的樣子。

“不過眼下的寧家根本不復存在,若不是寧家那不屈的冤魂會在每年那事發生之時將老宅所在地重燃,否則,根本不會有人記得還有寧家這么戶人家,當年先祖風華絕代,算進天下,卻終究沒算到寧家自己?!崩匣睒洳粍龠駠u。

“寧家先祖究竟是做什么的?”和尚聽得一臉的納悶,在400多年前,還不算作徹底進入了末法時代,其實人類法術最為繁華的時代是在夏商之時,自封神榜之后便漸漸衰落,最后竟然進入了末法時代,別說法術了,就特么的能看見鬼都是了不得的。

聽著這老槐樹所說,寧家先祖似乎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,巫祝就更不可能了,若是巫祝,怎地秦沐都不曾聽說,突然和尚像是想到了什么,指著地上還在跪伏的薩滿說道:“不會是他這種吧?”

“上師可否聽過‘皇極經天’?”老槐樹并沒有理會和尚,也沒有正面回答秦沐的問題,像是閑聊一般,輕描淡寫的提問。

秦沐腦袋中轟鳴一聲,一副見鬼了的樣子,緊盯著那老槐樹說道:“你不要告訴我,寧家先祖,是羽王的什么人……”

羽王,殷商時代最為著名的神算子,人們不知道他為何而來,因何而去,他的一生都是個迷,他建立羽國,又在國家成立一年消失不見,他的國家包括他,就像是空虛的月影投射在大地上,不可捉摸,忽然降臨,可是他來的時候,整個華夏大地,就如同擺在對弈高手面前的一盤棋一樣。

那個傳說中如同現代的共產主義社會的羽國,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。

羽,是他的字。他的華夏名字是蕭易寒,獫狁族,也就是犬戎。

他所創立的皇極術是關于占星和術數的一本書,而《皇極經天》也是引領了華夏數千年的星相學的一本經典,他所創立的學派,被后世所稱為皇極派。

皇,即為皇帝,極為好的意思,經天,是指星相學中對于星星的測量和規律的研究,后世稱其為羽王或者為星王,在皇極派的眼里,他是星相學的皇帝。

他建立了自己的國家,在定都的時候,他進行了長達11天的術數計算,在運用了5000少年幫忙連算之后,所得出的結果,就是那個都城會在一年后消失,所有的族人,都會陷入黑暗中永不自拔,可是,他執意將都城建立在那里,果然,在一年之后,整個羽國都消失不見。

秦沐對于這件事情不置可否,都特么的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,謠傳不可當真,不過若真是自己算了老半天,發現那都城的風水有問題,還執意在此建都,那不叫神算子,那叫傻子。

關于羽國的消失,歷史到現今,有無數個版本,現代最為荒唐的版本就是穿越,說是整個羽國直接穿越到現在,這有些扯淡的意味,但是無論如何,“星相學的皇帝”這個稱號,蕭易寒還是當之無愧。

老槐樹笑了笑,樹冠簌簌的抖動,發出嘩嘩的響聲,老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一起,仿佛很是驕傲的樣子:“當然不是跟羽王有直接的聯系,不過也差不多了,寧家先祖,本就是風水大師,再加上,他有著《皇極經天》這本書的幾張殘頁?!?br>
秦沐聽得頭皮發炸,這東西,若真是《皇極經天》的幾張殘頁,那這種事情一旦宣揚出去,寧家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,如若寧家最后的倒臺不是因為內戰的話,那么這個就可能是他倒臺的一個誘因,被其他的陰陽家族或者是派系所滅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畢竟通靈界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,都是拳頭說話的。所謂的各種章程,也就能約束約束下老實人,比如通靈者現在不對凡人出手的規定,秦沐若是想要出手還不是可以出手,只不過要損失一些陰德罷了。

“有那么幾張殘頁就可以妄圖推斷整個家族的未來了么?”和尚不屑的說道:“有了那幾頁又能怎樣?”

和尚的話雖然難聽,可也說的是正確的,秦沐和槐樹都停了下來,一時間都沒有說話。

過了好半晌,秦沐大概是覺得這消息已經被他消化了,深吸一口氣,開口問道:“那么,寧家倒臺的原因也是因為外界來爭搶這幾頁殘頁了?”

沒想到老槐樹搖了搖頭:“不是的,寧家倒臺的真正原因是分家?!?nbsp;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yunwood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欧美日韩亚洲国内综合网_99久久国产综合精品swag_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中文